<del id="19lll"></del>
      <menuitem id="19lll"></menuitem>
      <b id="19lll"></b>

        <menuitem id="19lll"><span id="19lll"></span></menuitem>

          <b id="19lll"></b>
          <ins id="19lll"></ins>
              <del id="19lll"></del>
                【采薇專欄】中國插花 如何向內挖 向外學 丨深度報道
                2019-07-01 16:06:11
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現代插花發展四十年,一開始是向外學,“西風東漸”盛行一時;隨著近年傳統文化復蘇,向內挖掘插花文化也蔚然成風。然而,審視今天中國插花繁榮復興的局面,必然存在著飛躍式發展造成的在基礎、系統化、文化內涵等方面的欠缺。若想在未來厚積薄發,必須要重新面對一個話題——中國插花 如何向內挖 向外學

                挖掘傳統 / 需要厘清歷史脈絡

    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    宋代名畫《聽琴圖》

    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    宋末元初 錢選作品

                “敦煌的壁畫里有枯枝和牡丹的插花,在唐代人們已經會欣賞枯枝之美。”劉瑛說,她建議從壁畫拓本中尋找線索,她已經在近二十年的時間里,不斷在古董領域尋找插花的蛛絲馬跡。

    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    宋代 姚月華的膽瓶花繪圖

    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    宋代 李嵩的花籃圖

                跳開插花 / 深入文化血脈之中

                以插花為核心,縱線是歷史脈絡的梳理,橫線就是插花所根植的民族文化大背景研究,跟插花相關的器物學、色彩學、書法繪畫、空間美學等,越來越被提上研究日程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“每研究到一個朝代的插花,都需要把這個時代所有的背景文化整理清楚,它們和插花是相通相融、互為驗證的。”萬宏說。還以《聽琴圖》為例,他又補充說明中國插花在用器上的講究:“花器為青銅鼎,鼎在古代是皇權的象征,正與畫中主人宋徽宗的身份相符,這體現了插花規格的高低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半開花院創始人吳永剛還特別提到畫中插花幾架:“幾架造型極簡,端莊質樸,表現出高超的美學修養,與插花一脈相承。”吳永剛認為,中國歷朝歷代器物豐富。“一位侍花人對器物不了解,插花很難達到一定高度。”他自己專門花了3年時間在網上聽專題課程,了解中國器物的歷史變革。“植物學、器物學、色彩學、光影,已經不算延伸學科,而是一件插花作品必然涵蓋的范疇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談到色彩學,萬宏認為,傳統插花理論不是研究太多,而是遠遠不夠,色彩就是其一。中國的五色理論不是色彩與五行的對應這么簡單,而是蘊含深刻的色彩關系理論。比如,傳統文化講四季生發和收斂、陰陽消長的變化,春季陽長陰消,所以春天的用色總體上講就比較明亮,比如淺粉、淡黃、嫩綠;秋天陰長陽消,秋天的色彩就多用濃重偏深沉的暗紅、咖啡、深綠等,這是可以用《易經》原理解釋清楚的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全日本華人花藝協會名譽會長、廣州小原流支部長楊玲告訴記者,插花者要關注書法、器物和空間陳設,插花還包含在茶道里,“茶花”一味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“說到對內挖,還應該加入對中國古代傳統文化藝術品的深度挖掘,比如不同時代的畫作、器皿、珠寶首飾設計、建筑等。從一些細節的留白與形線表達、設計構成形式和比例、色彩的運用與表現入手,包括考慮一些傳統材料是否可以與插花作品共同進行再創作,讓其產生新的民族文化色彩的表達。”北京鹿石花藝教育校長姜卓群說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“當你真正意識到傳統插花是什么,會覺得自己就像個孩子,初探門徑,一輩子也學不完。”吳永剛的話想必說出了眾多研習者的心聲。

    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    \

                上圖均為明代陳洪綬作品

                借鑒日本 / 藝術與商業俱有可取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中國插花需要學習日本嗎?這個問題早已跳出了曾經“崇洋媚外”的偏見階段,現在的主流思想是:日本插花從中國“拿走”了那么多東西,我們為什么要拒絕拿回來?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所謂“拿”,當然是站在民族文化本位上的借鑒吸收。萬宏認為,日本提出“花道”概念,將插花由技藝上升到哲學實踐的范疇,是對東方插花的貢獻。若具體而論,日本花道在兩方面值得我們研究學習,一是藝術風格上,在明治維新以后,更加適應現代居室空間的小原流,以及充滿現代、后現代氣息的草月流相繼創立,讓日本花道在現代生活中重煥生機;也是在此時期,日本花道建立了家元制,這是一種以教育為核心的商業模式,完全適應當今社會生活。至此,日本花道兩條腿走路,繁榮至今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多年一直促進中日插花文化交流的楊玲表示,總體來看,當今日本插花的技巧、色彩、細節等整體的美學完成度是值得學習的。比如池坊的立花、生花,達到一種極致的美,而小原流插花表現自然,得心應手。“日本的書法、茶道,都和中國有關系,但是已經脫離了中國文化的系統,插花也是如此,特別是池坊。”她還強調,日本插花對于植物學的重視足以給人啟發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
                 “日本花道重視對每一樣素材的理解,比如怎樣對一種松修枝剪葉,怎樣用它做大作品時使用隼卯結構,接在一起形態天然,這些可以花五六年時間去研究,心不靜則很難做到。”吳永剛說,“日本花道強調對生命感的理解,每種花代表的生命力不同,比如枯枝、新芽,主要花材、次要花材,區分很清楚,想表達任何主題,都能明確對應——其實歐洲人也在學習日本花道,想要知道里邊的東方文化。”瀛花物語創始人淺草說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“日本插花的精致度是特別給我啟發的,比如同樣都是用‘紙’,我也喜歡把扇子、書法、剪紙等融入插花,但看到日本老師使用和紙的手法,感覺他們特別細膩,是經過深思熟慮的,我們就應該在這種看不見的地方學習。”劉瑛說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\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和紙的使用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學習西方 / 基礎不足仍是痛點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臺灣花藝名師陳垂訓說起當今花藝界的網紅現象,頗有感觸:“學習西式花藝只從‘形’上去學,而不去學精神層面,不少現場作品并不好看,只能靠特寫照片和后期修圖。”他戲言今天中國花藝界的拍攝水平世界第一,但作品總是“怪怪的,不對味”。比如他提到季節感,歐洲花藝師會注重季節性,夏季會慎用酒紅色、深紫色、橘色等,哪怕它們很流行,但屬于秋冬色。當然,如果你特意去搭配玻璃或亞克力,依然會有清涼感,但如果搭配紅絨布,就顯得不夠專業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上海花雅集創始人楊雅婷談道,季節感是花藝師對花材的理解和把握,商業設計中一樣需要季節感。夏至時節,她在上海外灘用大麗花做大堂花設計,國外的客戶完全看得懂,感謝她說,“你把戶外的景色引入了飯店”。臺灣現在講“節氣生活”,即跟著大自然的節奏走,這個概念是花藝師特別需要把握的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“歐式花看著不難,但是里面有植物學、結構學和建筑學。”淺草表示,植物學中,花材以形狀、存在感等角度,分為大、中、小。花的材質有金屬型,比如紅掌或發光發亮的葉子;絲綢型,比如柔軟的豌豆花。此外,還可以分直立花材和下垂型花材,會明確四季哪些花最有代表性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不了解植物,就很難用材料創新。陳垂訓提到,日韓的花藝師可以把竹子用得很有創意,比如韓國花藝名師吳勉可以將竹子解構、重組,變成另外的造型,西方的花藝師可以不斷開發新的材料做架構,但是國內花藝師往往局限于跟風模仿,即便有創新,也似乎摸不到章法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不管是季節感、植物學、色彩學還是創新能力,當今中國西式花藝學習最終的弊端是指向基礎教育,因為所有這些知識技巧,都不是速成的,統一融匯在長達數年的系統專業花藝教育中。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
                 “向外學,我們需要建立插花花藝教育體系。西方花藝界相對重視職業教育,花藝師學習三年大專或本科學業,再經過幾年實踐操作才能就業。中國花藝教育目前還是以短訓班為主,雖然學員很努力,但基礎欠缺總是遺憾。”蔡仲娟十分感慨,她用一句話表達西式花藝學習的方向,“教育是大事業,不能走短平快路線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 
                植根本土,吸收外來,最終會落實到每一位花藝從業者身上。北京YANG FLORA創始人幸福羊頭這樣總結:“在信息爆炸的當下,要獲取花藝的學習資料是非常容易的,而選擇性地學習是比較困難的。”作為新一代中國花藝師,經歷了獨生子女浪潮、跨世紀和互聯網崛起,這注定他們身上有中國特色和世界思維的烙印。所以,當務之急是看清自己,看清歷史和現在,才能看到未來的方向。
                微信:
                公告號:
                熱門標簽
                達人專欄
                想要成為達人嗎?發布自己的文章觀點,請馬上申請吧,點擊下方按鈕即可馬上申請達人!
                我不是會員,我想投稿,點擊下面,可以發布投稿,我們審核后,將發布您的稿件。
                注:只有登陸會員才可以投稿
                達人排行
                總榜單
                姓 名:
                排行榜
                100%
                100%
                100%
                中國花卉報社 | 關于我們 | 法律申明 | 人員招聘 | 友情鏈接 | 廣告服務 | 網站地圖 | 聯系我們 | 投稿中心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(C) 2003-2017 China Flower &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       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備14020426號-1
  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:中國花卉網 Email:admin@china-flower.com
                青青艹在线视频